十一运夺金

當前位置:十一运夺金 > 法治 > 法治聚焦

十一运夺金:院士李寧被判12年?專家稱套取科研經費基本圍繞貪污罪認定 ?

2020-01-06 08:50:59 瀏覽量:

十一运夺金 www.pjwjw.com  來源:人民網-法治頻道   2020年1月3日,吉林省松原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寧及同案被告人張磊貪污一案,對被告人李寧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百萬元,對被告人張磊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對貪污所得財物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被告人李寧利用所擔任的中國農業大學教授、中國農業大學農業生物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農業大學生物學院李寧課題組負責人以及負責管理多項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課題經費的職務便利,同被告人張磊采取侵吞、虛開發票、虛列勞務支出等手段,貪污課題科研經費共計人民幣3756萬余元,其中貪污課題組其他成員負責的課題經費人民幣2092萬余元。上述款項均被李寧、張磊轉入李寧個人控制的賬戶并用于投資多家公司。

隨著科技興國強國的國策推進,國家對全面貫徹科技創新發展和創新驅動做出了新部署,科研經費的投入逐年增大,科研人員違規違法套取科研經費的案件時有發生,如何認定套取科研經費的行為,是對司法認定的莫大考驗。

司法實踐中套取科研經費基本圍繞貪污罪認定

中國犯罪學會副會長、吉林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徐岱表示,通過對中國裁判文書網2014-2019年生效判決的檢索,以“貪污罪”為“刑事案由”,以“科研經費”為全文檢索關鍵詞,共檢索出2014年-2019年間有效刑事判決書共計67份;以“科研經費”為全文檢索關鍵詞,共檢索出2014年至2019年間有效刑事判決書116份,檢索出的刑事判決書中,僅有一例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根據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三)項“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的,應當作出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的規定,裁判結果為無罪。

可見,套取科研經費的案件基本上是圍繞貪污罪進行認定的,且犯罪主體多數是高校和研究機構人員。其中,高校教師8人(行政職務5人、教師3人),高校在職人員10人(招生辦主任或科研團隊財務人員,即有權限申報課題或管理科研經費的人員),研究機構人員32人(研究院院長、研究中心主任或研究室成員),其他單位課題負責人17人(氣象局局長或醫院醫師等,有權限申報相關企業、政府項目的人員)。

科研人員套取科研經費構成貪污罪的四大情形

第一,套取科研經費行為符合貪污罪犯罪構成客觀方面。貪污罪客觀方面要件要求行為人實施利用職務便利,侵吞、竊取公共財物的行為。在目前的管理體制下,進入國有單位管理的科研經費應屬于公款,科研人員支取和核銷科研經費的行為是科研經費管理活動中的重要環節,具有公務活動的性質,非法占有套取科研經費,可以為現行刑法中的貪污罪所評價。

常見套取科研經費的方式:編制虛假預算、用虛假發票,包括并非實際用于科研經費所開具的、形式上真實合法的發票沖賬、以他人名義領取勞務費等手段,將國家撥付的科研經費沖賬套取。

第二,高??蒲腥嗽本哂泄夜ぷ魅嗽鋇納矸?。高??蒲腥嗽弊魑亂當嘀迫巳嗽?,“負有主持科研項目的崗位職責”或“作為課題負責人”,應當具有管理國有資產的職責與權限,據此認定行為人屬于國家工作人員,行為實施了套取科研經費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第三,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蒲腥嗽蓖ü┒┖賢男問澆蒲芯炎焦亓?,是否非法占有了科研經費應當采用實質的判斷,而不能簡單的認定為是為了科研活動。如杭州陳英旭案認定構成貪污罪的理由為:浙江大學依據預算和合同將國撥經費劃撥至高博公司和波易公司賬戶,表面上是兩大公司參與科研,但根據先前夸大兩公司科研實力以及之后絕大多數國撥經費未實際用于中試和示范工程的事實,可以判定陳英旭系利用科研的名義訂立合同行為掩蓋其占有的本質。

第四,行為對象即科研經費是否屬于“公共財物”。形成共識的觀點是國家或單位、社會團體劃撥給科研機構的科研經費屬性應當依據個案事實及經費來源等因素進行區分判斷。由此,項目獲批,科研經費屬于縱向經費,則屬于公共財物,科研人員在符合國家工作人員的主體構成要素條件下,實施了侵吞、竊取和騙取科研經費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李寧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屬貪污既遂

檢察機關指控,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間,被告人李寧系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擔任中國農業大學農業生物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農業大學生物學院李寧課題組負責人,還擔任國家科技重大專項中某課題等多項課題負責人。被告人張磊系中國農業大學農業生物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特聘副研究員,其與重點實驗室的其他組成人員及李寧課題組的組成人員也分別擔任了農業部、科技部多項課題負責人。

另外,由李寧、張磊分別擔任總經理、副總經理的北京濟普霖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北京濟福霖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作為某些課題的協作單位,也承擔某些課題。被告人李寧伙同張磊利用其管理課題經費的職務便利,采取侵吞、騙取、虛開發票、虛列勞務支出等手段,將人民幣3756余萬元的結余經費非法占為己有。

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高銘暄分析稱,被告人李寧身為國有事業單位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利用職務便利,采用虛開發票、虛列勞務支出等手段,截留、套取的科研經費3756萬余元,法院認定數額是3410萬余元,并存于他人的銀行卡中,且由李寧決定用于個人投資,其行為已構成貪污罪。

高銘暄認為,大部分資金被作為投資款入股了李寧個人出資入股的公司,也歸其個人所有。中國農業大學開設的科研經費公款賬戶已經平賬,李寧行為屬于貪污既遂。

規范科研經費管理 降低科研人員刑事風險

徐岱認為,降低科研人員刑事風險應構建科研經費管理體制,構成犯罪應依法處罰。“科研創新特質就在于不確定性,無法設計、不可預測,科研思路可能發生改變,科研的這些特點要求國家管理政策制度更加靈活、效率更高,更重要的是要將科研人員從簡單繁復的事務性工作中解放出來,在被充分信任的條件下開展創造性的工作。但是有些科技人員利用職務的便利性和特殊性,采取虛報冒領等行為騙取科研經費,中飽私囊,構成犯罪,應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無論身份多么特殊,貢獻多大,不因身份特殊就搞法外開恩。”

但是,徐岱也表示,科研人員套取科研經費并非要一概追究刑事責任。應當從科研人員套取科研經費的情節、數額、行為動機、法益侵害后果等多方面加以認定,準確把握罪與非罪的界限。

結合李寧案,司法機關充分考慮科技創新、科研成果轉化中的新問題、區分科研人員合法使用科研經費與貪污經費之間的界限;區分按照科技創新需要使用科研經費與貪污科研經費的界限,這充分體現了司法善行的法治精神,即一方面,有罪裁量結果既踐行了罪刑法定原則的意涵,符合法律規范的立法目的,另一方面,最大限度踐行刑法謙抑理念。因此,本案最后判決依據最新科研經費管理辦法和相關規定,核減345余萬元不計算在貪污犯罪數額中,作為違法所得充分體現?;た蒲腥嗽比ɡ屠?,提高司法公信力。

“李寧案”對科教領域反腐具有重要指導意義

高銘暄認為,本案在量刑上充分體現了“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寬嚴相濟”是我國刑事法堅持的一項基本理念。本案中,李寧等被告人共同侵吞公款數額特別巨大,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重大貪污受賄犯罪案件量刑意見》的有關規定,應給予相應處罰,但法院也注意到各被告人具有如認罪、從犯、退贓、沒有揮霍贓款等法定和酌定從輕、減輕處罰的情節,并在量刑時加以考量,以此來實現罪刑相稱、罰當其罪。

同時,本案也是對科技領域、教育領域腐敗犯罪“零容忍”的具體體現。教育部黨組有關高等學校懲治和預防腐敗的意見指出:發生在高等學校的腐敗問題危害極大,必須堅持零容忍,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決不姑息,決不手軟??萍劑煊?、教育領域作為我國社會整體的組成部分之一,關系到社會的方方面面,一旦出現腐敗行為將產生非常惡劣的影響。因此,預防和懲治涉及科技領域、教育領域的腐敗行為,無論案情大小,都應嚴肅處理,從而維護科技領域、教育領域的清風正氣。

“被告人李寧作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在所從事研究的領域內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巨大的影響力,其所實施的科研經費貪腐行為對整個科技領域、教育領域都敲響了警鐘。”高銘暄指出,通過本案的審理,能夠進一步引導科研工作者在科研活動中遵守法律規章制度,堅守底線。(孝金波 江宏)

標簽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