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运夺金

當前位置:十一运夺金 > 法治 > 法治聚焦

十一运夺金:孫巍 | 會見時,嫌疑人口罩要律師提供?

2020-04-04 19:54:19 瀏覽量:

十一运夺金 www.pjwjw.com 孫巍 | 上海靖予霖(天津)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

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顯著控制的情況下,監管場所開始陸續開放視頻會見在押犯罪嫌疑人的通道,使得刑事律師得以全面開展辯護工作,當然也有一部分監管場所堅守自己的“底線”,絕不讓律師見到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正是這場疫情倒逼司法行政機關和公安監管部門早已醞釀的遠程視頻會見“橫空出世”,為什么我們每一次的進步都是被逼出來的呢?

今天下午,我陪同我們所主任一同到某區看守所會見在押的當事人(犯罪嫌疑人),在接受了體溫測試和填表備案,將會見手續及律所開具的健康證明提交監管民警,并經民警核對無誤后,民警又要求律師提供一個口罩,這個要求來的有點突兀,讓我摸不到頭腦,一時間無法把會見和口罩聯系到一起,大腦飛快轉動,得出的結論是提押犯罪嫌疑人的時候民警是要給他戴上口罩的,幸虧主任車里常備口罩以應不時之需,這才順利的通過了會見前的“審查”。

會見后的思緒難以歸位,總覺得哪里有些詫異,先是想如果檢察官、法官提訊犯罪嫌疑人,監管機關會不會也要求提供口罩。后又聯想到曾經部分地區的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時被要求自備手銬,會見前要先為犯罪嫌疑人戴上律師自備的手銬,這樣聽起來很荒唐,但這樣的事的確就發生過,這些情形讓我陷入了對刑事訴訟制度,特別是辯護制度的不解與彷徨。

我國刑訴法赫然規定了律師的會見權,會見權是律師辯護權的重要部分,而律師的辯護權又是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自辯權派生而來,辯護權是一項基本人權,辯護權更是明文規定的憲法權利,保障辯護權就是保障憲法權利、保障人權。同時刑事辯護制度當中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則——司法機關負有保障被告人辯護權的義務,由上述的遞進關系倒推,對被告人辯護權的這種保障,該當的推導出司法機關同樣對律師辯護權負有同樣的保障義務。

監管機關有義務為律師提供必要的會見條件,有人會說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在何種情況下要為律師會見提供何種保障,更沒有監管場所要為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口罩的規定。那我們還可以反問,也沒有哪一條法律規定,律師就一定要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疫情狀況下提供口罩。限于立法技術問題,我們不可能在立法中將如何保障律師會見權的方式以列舉的方式一一列明,但保障律師會見的基本條件應當是立法的應有之意,那么防范疫情的口罩應由誰提供就不言自明。

更何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由于國家公權力刑事追訴活動而被羈押的,是被迫的,在國家正當權力的威懾之下,國家也就必然的因為這個先行的權力壓制負有保障被壓制對象權利的義務,對被壓制對象權利的保障義務也就順理成章的衍生出對于其權利代言人——律師的執業權利保障義務。

會見難曾是飽受詬病的法治難題之一,近幾年隨著習近平總書記全面依法治國理論的豐富與實踐,中央政法委一系列保障律師執業文件的出臺,確實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這個瓶頸,但是在部分執法者的思維上仍然存在著律師是私權的代言人,律師的一切執業所需條件均應由私人買單的古怪邏輯。律師是在為私權代言,雖然與公權對抗,但其終極目的與公權的追求無異,都是在保障人權的前提下,追訴犯罪。

(來自孫巍律師個人公眾號“熙航法律”)

(感謝山西省法律援助研究院高衛庭院長題字)

司法蘭亭會:倡導對法律人的人文關懷,促進法律人的新知新方法。

電子數據,人工智能,信息化,大數據,區塊鏈,技術偵查,網絡安全,個人信息權利;法醫、物證、生化、DNA等鑒定科學;心理學、經濟學、管理學、統計學、偵查學等對刑事程序的分析;公檢法內部管理;證據法、程序法新進展;復雜經濟案件、新型案件、憲法案件;偶爾涉及其它。

編輯:南開大學法學院研究生李家強

標簽
{ganrao}